<dl id="jdtxr"></dl>
<dl id="jdtxr"></dl>
<var id="jdtxr"><span id="jdtxr"><address id="jdtxr"></address></span></var>
上海資訊 www.uzfcj.com 我要投稿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資訊 社會 財經 消費
快訊 法制 經濟 觀察
娛樂 教育 科技 家居
熱點 母嬰 維權 紅榜
女性 健康 旅游 汽車
民生 黑榜 城市 體育
房產 食品 美容 質量
生活 風尚 數碼 文化
品牌 游戲 家電 商訊
藝術 圖片 傳媒 公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快訊 > 觀察

千年古村撐起網紅竹蓬,用建筑振興絕美徽州傳統鄉村

時間:2019-03-12 16:25:41  來源:第一財經 

尚村高家古宅已經傾頹  素樸建筑工作室供圖

尚村高家古宅已經傾頹 素樸建筑工作室供圖

第一次踏進高家破敗古宅的院落,踩在垮塌的木石磚瓦和雜草之間,建筑師孫菁芬敏銳判斷,這是一幢百年老屋。

“它是典型的徽派風格民居,現代的墻很難再砌成這樣。”帶著建筑團隊在周圍調研一番,孫菁芬發現院落周邊的結構已經嚴重損毀,但仍能看出其年代“最晚不會晚于民國”。高家的后代早已搬走,屋子主體坍塌,外墻也搖搖欲墜。

清華大學建筑學院教授宋曄皓和他的SUP素樸建筑工作室,接受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委托,要對這片廢墟進行復原改造。一直以來,宋曄皓教授及他的團隊都專注于可持續建筑設計與鄉土建筑現代化等領域。這一次,他與項目建筑師孫菁芬所要做的,是從建筑上實踐如何保護一個古村落。

擁有百年歷史的高家老宅,是安徽省績溪縣家朋鄉尚村的典型民居,類似的古建筑有60多幢。在攝影愛好者和驢友眼中,尚村是白墻黑瓦的徽派古村落,這里有靜謐唯美的綠水青山,是難得的小眾目的地,距離黃山僅兩小時車程。

尚村民居是典型的徽州傳統風格,被評為中國首個攝影小鎮。    攝影/夏至

尚村民居是典型的徽州傳統風格,被評為中國首個攝影小鎮。 攝影/夏至

2016年,尚村被評為中國首個“攝影小鎮”,并入選第四批中國傳統村落。但素樸建筑工作室所要面對的,卻是更現實的尚村。

隨著城鎮化發展,尚村年輕人口大量外流,實際常住人口僅百人,古建筑嚴重老化、損毀,面臨被遺棄的命運。“隨著年輕人外遷,不僅公共空間缺失,村里的古宅院也日益荒廢,越來越蕭條。”孫菁芬說。

如何對這樣的古村落進行保護性規劃,合理地開發旅游資源,是素樸建筑工作室要實踐的方向。中規院最初想讓他們做出一幢“網紅建筑”,以此作為旅游宣傳的切入點。

但最終,建筑師們放棄原計劃對單體建筑的改造,而是將高家廢棄的院落打造成村落內的公共空間——六把巨大的“竹傘”,撐起一間兼具“文藝”與“網紅”氣質的竹篷鄉堂。去年10月,該建筑在剛揭曉的2018WA中國建筑獎中獲社會公平獎佳作獎。

“尚村項目是喚回鄉村廢棄老宅空間價值的嘗試,代表了當下鄉村的一類問題,也是我們工作室‘鄉建三部曲’的開篇。”孫菁芬說,首次與中規院合作傳統村落保護與改造之后,她發現,鄉建項目是復雜、多樣的,“不同的鄉村環境,會讓建筑師找到不同的解決方式,實現不同的喜好,做出更加個性化的作品。”

俯瞰竹蓬鄉堂。攝影/夏至

俯瞰竹蓬鄉堂。攝影/夏至

就地取材恢復傳統工藝

接下尚村項目前,素樸建筑工作室先收到的,是一份來自中規院的人文社科調查報告。在建筑團隊介入之前,中規院已經提前駐村,走訪調研,了解村民的真實需求與愿望,“他們打下了基礎,摸底已經做過了。”

這本厚厚的資料告訴建筑師,尚村自唐末各士大夫遷入以來已有千年歷史,“十姓九祠”的傳統村落也屬皖南罕見。這里不但文化底蘊深厚,也留存著不少保留著絕活兒的手工藝匠人。在人居環境整治、環境生態保護、產業提升、民居修復等總體規劃中,素樸建筑工作室所負責的,是其中一個啟動項目。

沿著青石板路探訪,孫菁芬見識了古村落的美,但稍有遺憾,“游客逛完一圈就結束了,沒有停留的地方,只能出村。尚村就是徽州傳統的街巷,都是比較封閉的院落和獨立的空間,沒有廣場。”俯瞰整個村落,都是蜿蜒的小路,路兩旁就是高墻,墻內就是舊時大家族的私宅院落。宅院間的街巷順應山勢,曲折窄狹。村民若要聚集娛樂,只能去村子外圍的戲臺,這里也是近年才興建的。

“尚村需要什么,我們能做什么,這是最重要的。”在親自調研后,孫菁芬發現,村里留下的都是年過半百的中老年人,他們平時聚會、拉琴、唱戲,都只能去戲臺。這些中老年人年輕時都去過大城市,有著一身木匠、泥瓦匠的手藝,如果能就地取材、利用村民的手藝,一起建成一個能交流的公共空間,才是最有價值的。

建筑師拿到一份村民手藝特長的名單,邀請有經驗的工匠一起清理高家老屋場地,從坍塌破敗的廢墟里一點點整理出可以再利用的老黏土磚、青瓦、石頭和未腐朽的木料。

績溪盛產毛竹,建筑師選了竹子作為建筑主體材料,竹子的選擇能讓他們短時間內完成建造,也能用最少的材料實現更大的空間效果。

“尚村周圍的山上有很多竹林,這里很早就有用竹材做構筑物的傳統。”孫菁芬說,尚村的田埂邊就有竹亭和竹籬笆,根據傳統民居的小青瓦坡屋頂,他們構想出竹傘結構和圓拱烏篷的組合,俯瞰時很有辨識度,又能融入村落的整體氛圍和尺度。

在密集的私宅之間,一把竹子制成的“大傘”緩緩撐開,柔韌而自由。它矗立在原來高家老宅的黃金位置,原本封閉的墻體被打開,形成一個四通八達的自由小廣場。為了解決竹子結構的耐久性問題,建筑師用了現代工藝,對竹子進行高溫防腐防蛀處理,施工時,又借助現代鋼構件的現代建構方式,加強竹子的穩定性。

建筑師圖紙上那把浪漫而文藝的“傘”,到了施工現場,經過有經驗的竹構師傅之手,又臨時發揮,以手工將竹筒內部的竹節膜打穿,成為導水竹管,安裝起來更加簡潔。

更讓孫菁芬驚嘆的是村里磚瓦老師傅的手藝。他們從高家廢墟中清理出來的青瓦,能熟練輕巧地砌出馬頭墻,“簡直跟老民居留存下來的樣式一模一樣。”

19位老匠人參與了竹蓬鄉堂的建造    素樸建筑工作室供圖

19位老匠人參與了竹蓬鄉堂的建造 素樸建筑工作室供圖

在常居尚村的百位村民中,19位參與了竹篷鄉堂的建設,平均年齡達到61歲。孫菁芬印象最深的是56歲的高師傅和64歲的方師傅,“安徽工匠以前在中國建筑界就很有名,尤其是傳統磚瓦班子。這兩位師傅曾經在大城市做過建筑工地,不僅能熟練砌馬頭墻,也會加工石材、砌筑石墻,老手藝都還在。”而這樣的手藝,在年輕一代那里早已遺失。

更讓她感慨的是,高師傅在需要秋收的幾天特地請假回家收稻,對當地村民來說,他們種的水稻,一年到頭下來,只能賺得1000多元收入。即便如此,對土地有情結的他們依然要放棄工地上一天180元的收入,回家收稻。

“我們希望這個項目里的建造者和參與的村里人都能受益。”孫菁芬說。村民對竹篷鄉堂態度的轉變,讓她印象深刻。建筑團隊剛開始清理廢墟時,村民大多以袖手旁觀的姿態,駐足觀望,或是匆忙而過。隨著建筑雛形逐漸顯露,有人開始參與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到竹篷鄉堂落成那天,熱心村民幫著清理打掃,安裝家具,又帶著建筑師到他們自家的田里去挖了荷花,拿著鮮花布置現場。

“他們眼見著廢墟變成一個可以坐下來聚會曬太陽的地方,很多人開始在這兒坐下來聊天了。”孫菁芬記得,建筑落成那天,村里舉辦了“月光豆腐宴”。在竹篷空闊的空地里,村民們來來回回奔忙,有人負責后廚,有人負責裝點現場,有人負責服務。“有村民還抬出自家的音響,拉著胡琴曲子,在現場唱歌。”

看到這一幕,孫菁芬明白,之前的那一片廢墟已經被完全激活。他們成功改善了鄰里間的公共空間,在這個拱頂覆蓋著的小空間里,村民們以自如的方式聚集著,享受著。一個供村民和游客共享的小廣場,幫助尚村完成了一次有機更新。

小“手術”帶動鄉村復興

在尚村項目的長時間駐場期,熱情的村黨支部書記周明飛給建筑團隊推薦了19位身懷絕技的手工匠人,民宿老板娘章美平則為團隊提供了食宿。

“我們一直住在老板娘家,她是比較早接觸外界的。”孫菁芬說,老板娘家的客棧開張較早,靠著勤勞提前致富。江浙一帶的攝影愛好者每年到訪尚村,不僅為了不同季節梯田、油菜花、荷花的美景,也因為這里清凈的老街巷和老宅院,保存著濃厚的徽文化。老板娘家燒的正宗徽菜,也是老饕所眷念的。

但在周明飛記憶里,2007年之前的尚村,以窮聞名。這個山多地少的村子里,人均年收入曾經不到7000元,年輕人紛紛離開家鄉前往大城市,老一輩工匠的手工藝被無奈拋棄。

從修路開始,尚村人開始在梯田種下向日葵,組織“公廁改革”,又由村民自發地改善村落里的風景,在老宅四周種上花草,開起民宿,只為更多地留住客人。

“從明清開始,尚村就已經形成良好的鄉村自治管理體系,一直延續到今天。”孫菁芬說,這里有民間自治組織“旅外人士協會”和“積谷會”,前者是外出打工和工作的青年,后者則是延續自清代的自治機構。這些民間組織和一些關心尚村古村落的個人與企業,一同籌集52.7萬資金,凝聚成一股保護村莊的力量。

竹蓬鄉堂成為服務村民和游客的公共空間。攝影/夏至

竹蓬鄉堂成為服務村民和游客的公共空間。攝影/夏至

“尚村是很穩定的中國傳統的農耕村落,自然風光很棒。”孫菁芬說,這個“攝影小鎮”的稱號是名副其實的,“就連周書記也是攝影愛好者,大批的攝影團隊每年都會過來。”

“春油(油菜花)、夏荷、秋葵、冬雪”是尚村規劃出的四季旅游藍圖。2017年,尚村人均年收入達到13000元。

但是,尚村的旅游產業還缺少一個確鑿的印記。更確切地說,在互聯網時代,它需要一個兼具話題性、文化性與景觀性的建筑作品,吸引更多年輕人的目光,實現人們心目中田園生活的意象。

在這個層面上,竹篷鄉堂想要走得更遠。“我們希望在后期功能運營上,它能有很大的余地,而不是一座很美的雕塑,只能拍照。”孫菁芬希望人們不僅僅把它當作“網紅建筑”,而是坐下來,跟村民們共享同一個空間。

“在這個項目里,‘環境-社會-經濟’三者占據著同樣的重要性。”她認為可持續設計涵蓋的層面,不單是環境問題,同時也是社會和經濟問題。當竹篷鄉堂持續運營,村民能獲得經濟收入,隨著攝影愛好者的傳播,消費群體也會逐漸擴大蔓延。

“旅游會帶來外來經濟的影響,也會有產業,但我們希望不是空降的,而是根據現有的工藝和自然資源,還能自己發展出有特色的產業,跟人文歷史結合起來。”孫菁芬去年春天重訪時,正好碰到中規院聯合鄉間改造的建筑師們在竹篷下做活動、搞論壇,村民們也饒有興致地參與其中。

“這里還做過藝術節,蠻有鄉村味道的。后來我還發現,人文社科的大學老師也會帶著學生們來這里,把竹篷當做聚點。”有時,一場露天電影在竹篷下陪伴老年村民度過夏日良夜,孫菁芬感嘆,“竹篷把所有的可能性都實現了。”

在她看來,尚村竹篷鄉堂更大的意義在于,當社會結構變化、老建筑被廢棄,如何用最小的“手術”,讓廢墟也能發揮價值,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下一步,素樸建筑工作室將著力于改善尚村民居的舒適性,方案已經出爐,就等待項目啟動。“城市的建筑項目可以總結經驗,也可以復制。但鄉建背后的運營方式、進展方式,以及村里的形態都是復雜而豐富的,類型是永遠做不完的。”

“中規院一直在提,鄉村面臨的最大問題是,習慣城市生活的年輕人不愿回到農宅,隨著時間推移,農村會變成空心村,沒人再回來。”建筑師們改善農村房屋,不僅是讓村里老人享受更好的居住環境,也要讓離開的年輕人看到家鄉與現代化的接軌,最終也愿意回歸鄉村。


[正文結束]
    版權與免責聲明:
    1. 本網注明來源為上海資訊網的稿件,版權均屬于上海資訊網,未經上海資訊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使用。
    2. 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上海資訊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發布,可與本網聯系,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
    3. 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同本網聯系。郵箱:hnppxc @126.com
    特別提醒:本網刊發的所有商業信息,文章內容不代表本網觀點,僅供參考。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推薦資訊
千年古村撐起網紅竹蓬,用建筑振興絕美徽州傳統鄉村
千年古村撐起網紅竹蓬
知否VOL.54:男士換季該怎么護膚?
知否VOL.54:男士換季
匯聚人民智慧 回應人民期待
匯聚人民智慧 回應人民
Diesel USA申請破產保護、Calvin Klein宣布放棄高端成衣系列
Diesel USA申請破產保
相關文章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